老師們,同學們:

大家好!今天我演講的主題是:立誌,成學。

非學無以廣才,非誌無以成學這是出自我們耳熟能詳的《誡子書》中的一句話。諸葛亮在臨終前用一封信教會了兒子諸葛瞻人生的真諦和生活的實質,告誡他要成學、立誌。早在千百年前古人尚且有這樣的覺悟,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少年?

成學、立誌,學在前,誌在後。隻有擁有了豐富的才識和經驗,才能實現自己的誌向。

大教育家孔子曾言: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思考是學習的充要條件,也是必不可少的途徑。法國雕塑家奧古斯特·羅丹創作的名作《思考者》以藝術作品的形式體現了思考的精神內核。思考彰顯人的能力和才華,思考升華人的精神和意誌,思考提升人的學習質量和優秀品質。

學習是一種習慣,一種對生活的態度,它會貫穿一生。如果說在這個空間和時間維度中的知識是一本巨著的話,那麼人類目前所勘測到的知識體係,也隻是打開了這本書的第一頁而已。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每個人相比無限宇宙,不過都是天地間的蜉蝣,滄海間的一顆粟粒,曇花一現,短暫即逝。時間是無限的,但我們的人生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生命中,用大量的學習來充實自己,這是成功者通向山頂的捷徑。著名演說家馬克·吐溫也曾說過:自我教育是唯一的教育方式。

比爾蓋茨最大的成功法則,就是他始終沒有停止學習,根據比爾蓋茨自己的稱述,他堅持每周讀一本書長達52年,其中許多書與軟件或業務無關,並且,整個職業生涯中,他每年安排兩周時間作為閱讀假期。學校並不是學習的唯一場所,在家裏、在運動場上、在旅行中、在閱讀的書籍、我們喜歡的愛好中。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以成為思維綻放的象牙塔,成為提升自我的聖地。

非誌無以成學,學習是實現誌向的初級資本,是築建誌向高樓的地基。同時,擁有誌向便有了目標,並促使為了實現誌向而奮鬥的人更加努力地學習。成學以立誌,求誌以進學,學習和誌向是相得益彰,相互促進的。我們要在學習的過程中培養誌向,在追求誌向的過程中努力學習。

學以至誌,我們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的夢想與誌向。偉人霍金21歲得病,被醫生斷言隻能活兩年,出人意料的,他最終又活了55年,許多人問他何來這樣堅強的意誌。他說: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做,人如果什麼夢想都沒有,就等於死亡。誌向是一個人篳路藍縷所到達的終點,誌向使卓越的人才更加卓爾不凡,誌向使泥潭裏的人張望星辰,誌向使瀕臨絕望的人重燃希冀,誌向使頹唐自廢的人涅槃重生。我們擁有誌向,就像擁有世界和繁星。

夜光之珠,不必出於孟津之河;盈握之壁,不必來與昆侖之山。每個人都有追求夢想的權利。無論是天賦異稟的天才、家世顯赫的上流人士,還是平凡而偉大,為生活而努力奔波的普通人,有了誌向就有了前進的動力,我們作為學生,更應該早早立下自己的誌向,奔赴向美好的未來。

同學們,要相信自己生來就是高山而非溪流,要相信自己會在群峰之巔俯視平庸的草芥,要把學習當作一種態度,把誌向當成一種動力。成學,立誌。讓我們在璀璨的未來相擁。

我的演講完畢,謝謝大家!

壽淑燕老師點評:

老師們、同學們:

早上好!在這生機盎然、充滿希望的季節,我們來討論有關成學、立誌的話題特別合時宜。剛才楊昕同學很好地闡述了學習與誌向之間的關係,事實上,有關學與誌,先哲們有許多精辟的概括,南宋理學家朱熹說:“為學先須立誌。誌既立,則學問可次第著力。立誌不定,終不濟事。”明代思想家王陽明說:“誌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兩位大思想家都認為立誌是為學的基礎和前提,立誌是求學者最重要的準則。人隻有擁有堅定的誌向,才能有明確的方向,有奮鬥的動力,有克服困難的勇氣,最後才能有所成就,這也是我們通常說的“有誌者事竟成”。但是一個人的誌向如果隻是包含個人的功名利祿,那麼就算他為此奮鬥,最後也隻能取得一些小的、個人的成績。所以隻講立誌還不夠,還要講第二個層麵,要樹立遠大的誌向,這個誌向不僅要成就自己,還要成就國家、成就天下,要為天下蒼生的利益而立誌。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還引用了王陽明先生的另一句話,立誌而聖則聖矣,立誌而賢則賢矣,意思是立誌成為聖人,砥礪精進,就有可能成為聖人;立誌成為賢人,就有可能成為賢人。習總書記正是以此號召青年不僅要立誌,還要立大誌,把自己的小我融入祖國的大我、人民的大我,與時代同步伐,與人民共命運,這樣才能更好地實現人生價值,升華人生境界。

在這次抗擊新冠疫情的鬥爭中,以“90為代表的青年一代挺身而出,奮戰在抗疫一線,以無私無畏的精神放射出中國年輕一代的榮光;在中印加勒萬河穀衝突中,“00陳祥榕用自己的行動詮釋了清澈的愛,隻為中國,成為喀喇昆侖最堅實的界碑。作為他們的同齡人,親愛的同學,你是否有所觸動?在我們十四中的曆史上,從不乏把個人命運與時代命運、國家命運緊緊聯係在一起,胸懷大誌的校友。曾在十四中的前身浙江省立女子師範學校擔任過國文教員的中國新聞理論奠基人邵飄萍,立誌獻身新聞事業,依靠報紙輿論,幹預政局,一生追求新聞救國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邵飄萍以最後蒙難完成了作為中國報界先驅者的形象,也給後來者樹起了一塊鮮明的路標,成為中國百年新聞史上最光彩奪目的名字。曾在十四中的前身浙江省立女子中學求學六年的中國女將軍中唯一的院士邱愛慈,一句“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誌願”,紮根新疆大漠數十年,一生踐行艱苦奮鬥、無私奉獻、舍棄小我的“馬蘭精神”。去年十月,邱愛慈院士重回母校,寄語學弟學妹:“把個人理想與祖國利益緊緊聯係起來,把個人誌向與民族複興緊緊聯係起來,一定會讓自己的人生充滿激情,充滿幸福,充滿希望!”作為十四的學子,親愛的同學,你是否有所感悟?

“一個時代的精神是青年代表的精神,一個時代的性格是青春代表的性格”,願我們每一位十四學子誌存高遠,腳踏實地,增長才幹,鍛造品格,錘煉勇於擔當的寬肩膀,鑄就能夠負重的鐵肩膀,承載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曆史重任,成為新時代共和國不屈的脊梁。